一个网易编辑的班会记忆

李千会 2015-03-07 14:07:41 关注度

 
一个网易编辑的班会记忆
    优秀的更加优秀,堕落的仍在堕落
李千会
2015年的新年,在我心里已差不多过去。随着一趟大巴车,一夜之间回到北京开始上班。现在的我,已经不再说“去北京”。“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
回到济源,看到家人,看到老秦,看到几个朋友和同学,这一趟也就圆满了。外面的世界仍需闯荡,而这些人,就是温暖、力量、爱、信念和支持。
这么些年来,秦老师的话,记在心里的不一定特别多,但有那么几句,对之念念不忘。高中时间紧,老秦怕影响我们做题,课余到班很少讲话,很多话都是在班会上讲的,所以,这些记忆,可以说是班会记忆吧。
奔向大海
[s]1.jpg
明星走红或者更加成熟以后,经常不愿意在公众场合看到自己以前的视频,总说那时太傻。
连我这么一个小人物,翻看自己高中三年记的日记,都忍不住想骂自己,那些年为何如此矫情,为此扭捏,如此青葱,如此不够包容?走出济源,走出河南,再回看自己曾经喜爱并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时,终于承认济源就是一个农村城市。
秦老师开班会时常常强调的一个理念是“奔向大海”,现在自己是在池塘里,要去到河里,跑到江里,奔到大海里。没有出门,觉得池塘真好,温暖又从容,离开池塘,觉得池塘真是拘束,保守刻板又封闭,回到那里的时候,浑身不自在,就好像呼吸也是不舒畅的。
我有个朋友,初中文化水平,在外飘荡了几年又回到了家乡。我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出去,他说:我妈喜欢天天见到我,我回家晚一会儿,她就会打电话,见不到我她不好过。他说他想起父母这么多年来种地的辛苦,忍不住掉眼泪,所以他在家可以帮父母干活。我想了想,他在济源的工资差不多是2000元,他在家,可以背冬瓜、浇地。
我还有个朋友,小学文化水平,到不少大城市漂过,现在在济源御驾摆夜市摊,一个月能入7000元。谈了一个女朋友,两情相悦。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俩被女方父母生生拆散,给我这个朋友带来了很大的伤害。而被拆散的原因,在大城市里并不算个事。这件事情,让我非常心痛,对这个小地方感到失望,对那些我曾经以为质朴憨厚的人群感到心寒。某些观念在这里似乎根本不可动摇,可是,外面的世界已经开放了呀。
我听来的一个真实事情。在某个村庄的一户人家,有个小孩因为父亲的一巴掌,被打“傻”了。有一天,小孩不知道哪里去了。后来被发现的时候,这个“傻”孩子被烧死了,围观的是一群大人和小孩,他们把他烧死了。
在北京,我认识的一个志愿者,一个靠力气给别人搬家的小伙子,他月入5000多元,在稍微偏僻地段租个房子,一个月300元。他经常能碰到富人搬家,上好的家具都不要了,他可以把拉回来自己用或者拿到旧货市场去卖。
在北京,有个阿姨,她的孩子被车撞了,呈植物人状态。司机逃逸,交警队迟迟不破案。孩子躺了快四年了,有很多大学生、社会爱心人士、媒体等伸出援手。住不起院就自己在家康复治疗,去藏医院买药每次都上千。后来,藏医院的一个医生说可以借用自己的医保卡给阿姨,报销80%。倘若被撞的事情发生在济源,如果家境不够富足,不知道是不是要等死。
在我的大学,周围的同学在想的事情大都是出国或者去香港继续读书,能出去就出去了。我喜欢我的大学,我喜欢这个人才济济的地方,在这里经受一番折磨,看到原来人可以这么努力这么优秀这么漂亮这么富有。
我的一个室友,家在天津,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中学会计。她讲过她对高考一点都不害怕,她说考差了大不了就去中国地质大学珠宝学院,它是中国最早成立的最具规模和实力的宝石学教育与研究机构,全国仅有的3个国家珠宝玉石质量检验师考前培训站之一。听她讲完,自愧不如。她能够自己去研究这些东西,并且如此自信,实在是甩了我们那群高中生几条街啊,如果不是老秦的帮助,我们对职业生涯规划也并不会去关注,只会埋头苦读,报专业时糊里糊涂。
往前走的时候,对于金钱的观念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赚钱容易,花钱不容易。不是说你原来不敢买,现在你挣钱了你敢买了,而是你对于大城市的一些接受能力,比如你对钱的掌控能力,你爱看书,你就买书;你喜欢出去走走,就去不同的地方体验一把;你想学什么,就去报个班学习;你缺钱,可以去打个小工、凭借自己的才识做个兼职……有太多的可能,我们小地方的人,大部分都中规中矩好好学习,来到大城市,发现自己才艺拼不过,娱乐拼不过,聊天话题拼不过,对于城市的认识了解拼不过,旅行拼不过……等你大学毕业的时候,你就发现自己只剩下学分绩点,并且到最后找工作,你会发现学分绩点甚至什么都不是,生活它没有那么容易。
有人说我的中国梦就是移民。陈丹青说:他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大吃一惊,因为他看到街上的年轻男女,人人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在中国,这样的脸难得一见。
这是我眼中世界的一部分,在我感知一番后,我想要走出来,如果有条件有机会,想要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因为呆在身边的,不一定是孝子;留在家乡的,不一定是温暖。
欲栽大木柱长天
这是秦老师班会上讲毛泽东的老师杨昌济谈理想时说的一句话。换个词语来说,就是有点儿情怀吧。除了满足个人以及家庭的基本需求,再有点儿别的积极健康的追求,就更好了。
在成长的过程中,在学识上不一定说有多少进步,但平台让我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心中就会有各种想法,然后努力去实践。小学六年级时,我在学校百年校庆时演讲,参加校庆的有很多那时我认为很成功的人,这一步跨出去,我觉得自己很能干;初中的时候,被选去参加市里的英语竞赛,这让我感觉自己是学校的佼佼者;高一我开始自卑,高二的几个好名次让我又信心爆棚,原来我可以考到这样的位置;秦老师的出现,也让我对生活开始有更多思考,对未来有更多主意,那时候的理想有点儿笼统、模糊,连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只是想要做到优秀、关怀社会、改善社会;高考,考得比想象中要好;大学,其实也令我自卑,优秀的人实在是太多,但生活也确实丰富多彩,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选择你想做的你能做的,去努力把它做好。我在社团活动中成为一个小小的杂志主编,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编辑杂志让我体会到快乐,也让我敢于出去找实习。第一份实习是在共青团中央的直属新闻网站,家里人听着都觉得挺好听,只是我做一段时间后感觉不太喜欢那里的状态,就经过笔试、面试来到了网易新闻,在这里,当然是比较辛苦,总之争取留下来了。现在,可能不大会讲“拯救世界”这种说出来被人笑话的话了,但有些情怀还是会留在心里的。人若没有被人看为愚拙的一面,其实也就很难有真正的精明。
老秦曾经做过一个班会,“2009年中国的忧伤 十位大师相继离世”,梁羽生、丁聪、季羡林、任继愈、吕正操、钱学森、贝时璋、谷牧、杨宪益、王世襄……他还讲“大国总理”……在这些人的故事里,你可能会被感动、震撼,“大师风华绝代,天才卓尔不群”,所以怎么会不受感染想要去做点儿什么呢?做个有所担当的人吧,从个人、家庭到社会。
发现母亲
“千年的历史造就百年的世家,百年的世家成就一世的淑女”,“300年出绅士”。
不知你是否喜欢观察周围的同学,会不会想他/她为什么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喜欢这样想想,所谓分析分析。有些同学谈吐不俗、举止优雅,你跟她相处的时候很舒服,这离不开她从小到大受到的良好教育。有些人好吃懒做,散乱不堪,你可以去她的家里看一看,也是乱糟糟的。有些人思想自由不受拘束,心胸开阔,你可以去问问他的父母是不是常常管制他。我常常觉得某些人可怜又可恨,扶不起,然后我去看一看他的家庭,就明白了他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当然,后天的自我学习和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离开家庭,如果有个前辈或者领路人愿意为你指点一二,你又恰好保持着谦卑好学敢于尝试的心态,你的人生也有可能因此发生重大改变。
我常常想起在一个讲座中一位老师说的话,他的研究方向是人的身体与人的不同情绪之间的关系。比如说,女儿如果跟母亲关系不好,容易患宫颈癌。香港著名已故女艺人梅艳芳,因患子宫劲癌在40岁时去世,她的姐姐梅爱芳因患同样的病在41岁时去世。这两姐妹与母亲的关系十分糟糕。不少父母亲,为孩子带来苦恼,歇斯底里的打骂、控制、溺爱、夸张索取。另外,当父母的如果没有智慧,不会调和,后辈的家庭也有可能会遭遇不幸,手足之间不能够共同促进家庭的和谐。
我其实是个个性比较强的人,有时候会跟我妈妈争执起来,这时,就需要我爸出面来调和。我爸他说“千会你还是很有叛逆精神的,父母的话不是都要听,适当的叛逆、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好的,一度的唯唯诺诺只听父母的并不好,但是你要掌握好这个度”。
父母常常会用“我这是为你好,我绝对不会害你,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来告诫你,只是这个时候真的需要思考思考,或许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思考,只知道在情绪上反抗,但最终还是得听父母的。如果还在叛逆的我只会和到了更年期的我母亲吵架,那我们两个谁也说服不了谁,只能是互相伤害。但如果摆事实、举成功、失败的例子,讲成功或者失败的可能性、可操作性,说服对方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我记得有个老师在给我们做职业指导时说,父母的意见并不是要都听的。如果父母给你表达了他们的意见,然后他们在这方面没有一丁点儿经验,而且如果你采取了他们的意见他们并不能给你提供资源、给你帮助,那你基本上可以不用听他们的了。
秦老师说他在教导我们,教导我们努力成为有着公民情怀的父母,我们倘若能够继续给我们的孩子施以良好的教育,那我们一代一代不断进步不断文明,我们的社会也进步。我无数次希望自己能学到更多的东西,能努力地发现自我,让自己变得更好,让我将来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母亲,而不是害了孩子一生的那个人(我对“母亲伤害孩子”如此愤懑,是因为看到身边的不少例子,一个母亲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奋斗出一个绝地反击的人生,让我的后代也能不断进步,看到辽阔的世界,过着自己的人生。
奋斗,书写生命的传奇
奋斗,这一点太过重要。有困难解决困难,有机会抓住机会,不能懒散。在餐厅看到一个态度不好、不够积极主动的服务员时,我会想到那个的哥臧勤。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对自己的职业/学业懈怠时,其实也就放弃了一个又一个的机会。没有进步,便是退步。有那么多人在努力,你不努力,凭什么成功呢?
小表弟不爱学习,他说,没有文凭照样赚大钱,每次听到这里,我都想嗤笑。以前我也觉得那些没有文凭的人咋了,好多挣了钱的人都没有文凭,好多姑娘学习一塌糊涂但后来嫁得也挺好。或者你也会常常听到“读书无用”,但千万别拿“百无一用是书生”来顾影自怜,不是“读书没用”,而是你这个人没用。有人常用没文凭然后发家致富的例子跟有高文凭但薪资微薄的例子来作对比,但“明明是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群中最漂亮的那只鸡,可偏偏有人会据此说‘凤凰不如鸡’”。到了该工作的年纪,看到我身边的同学和朋友,才觉得有个好文凭果真不赖,有了它可能不必走太多太多弯路。没有文凭的,大眼一撒,大都在辛辛苦苦地打工。社会最底层的不一定是最善良质朴温情的,那里更有可能是个混乱、尴尬、残酷的世界,你想要施展拳脚,太难。
2.jpg
最近参加《我是歌手3》的李健走红。李健,清华学历,妻子是清华博士。他曾经是水木年华的成员,代表作品有《一生有你》《传奇》《风吹麦浪》《贝加尔湖畔》。唱一首《当你老了》,歌曲改自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歌。他在参加撒贝宁主持的《开讲啦》时引用托尔斯泰的话——只有伟大的作品,没有伟大的作家,这等觉悟,在娱圈不多见。
我那个天津室友常常这样吐槽国内演员:演不出“绩优”的感觉,没有那种精英范儿,因为自己本身都没什么文化,很难演出那种真正精英的感觉。你看人家外国演员,比如娜塔莉·波特曼,就是那个演过《这个杀手不太冷》《黑天鹅》的女演员,哈佛大学心理学系毕业,精通多种语言,热衷环保,这位奥斯卡影后以自身的高素质稳居好莱坞一线女星之列。
多看一些名人故事,对自己的激励作用其实还蛮大的。孔子,积极入世;朱之文,农民歌唱家,贫瘠的土壤也能孕育出梦想;钱伟长:我是要考状元的;周杰伦,认真、坚持、定准位、做第一个自己;张鲁新,一生只做一件事;杜满堂老师的打工日记。看看一个人可以有多优秀,看看一个人可以有多努力,看看一个人可以有多耐得住寂寞。
独立自爱
年轻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最重要,把自己从内到外塑造到最舒服的状态很重要。不依附另一半,把我自己活得足够好,我才能遇到自己的幸福。
想必秦老师的一点提醒对我们影响很大,女生一定要能实现经济独立、自尊自爱。这个对谁其实都是一样的。这一点不展开说了,已经有太多的例子。
不要贪占小便宜,不要等着天上掉馅饼。这个,也已经有太多的例子,并且仍将会有人前赴后继。
这些是我的经历和体会,是从秦老师班会上听到以及自己从生活中感悟到的,这些话,这些认知,仍会继续,调整。
昨天回到北京,去看望一个长辈,返回时,想到了这个标题——“优秀的更加优秀,堕落的仍在堕落”。这一辈子,与人相处,就像是筛选,留下金子,抛开沙子,别让恶的东西给自己埋雷,也别让好的人从你的世界寒心离去,抓住机遇,敞开胸襟,勇敢往前走。当然了,每个人都心气很高:我一定跟别人不一样,但是又没有完全想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在做什么。年轻有太多可能性,要去想,也要去做,给自己一个舞台,勇敢地去充实、积淀,你可以走上更大的舞台,做更多实实在在的事情。
                                                       (班主任 秦望)
 
相关内容
进入班会研究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