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人物贫困生—刘洪强

2014-02-25 19:29:58 关注度

  • 课件大小:6.82 MB
  • 文件类型:.rar
  • 主题分类:励志
  • 更新时间:2014-02-25 19:29:58
  • 所需点数:0
  • 课件分类:班会课件 - 大学
  • 课件星级:课件星级
课件预览图
课件内容预览
贫困生-刘洪强
整个高中时代,家境的贫寒像紧箍咒一般困扰着刘洪强。
早上6点半,刘洪强起床叠被。他总是比室友早起一点。
早上7点15,刘洪强准时来到教室开始一天的学习。
云南大理民族中学,"宏志班"141班的黑板报。
晚上10点,晚自习结束后,刘洪强坐在操场边透气。他说自己已经决心报考石油类或是通讯类专业,这样毕业后有机会应聘海外派遣类的岗位。"我想好了,如果在省内工作,工资不知道何时才能买到下关的房子。为了让父母早点搬城里,我不怕吃苦,辛苦几年让他们安心养老"。
晚上11点半,宿舍熄灯后,刘洪强打开充电台灯看书。
"我想考个好大学,毕业回大理工作,赚钱把我妈接到城里来住。就业路子宽一些,容易找工作",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刘洪强信心满满。图为教室里张贴的一张表格。宏志班的学生在模拟考试后,写下了自己的志愿学校和专业。表格的第二栏是模拟考试成绩,第三栏则是学生报考理想学校专业还相差的分数。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家,他平时住的房间。
母亲刘秀萍为儿子炒了一盘"苦瓜炒肉片"委托记者带给在学校寄宿的刘洪强。刘秀萍与丈夫洪新民在村里靠回收废品为生,直至去年才在政府的资助下盖了两间砖房。现作为厨房的土房墙上还保留着刘洪强各学期所获的奖状。"从小到大,他从没给老师,给家长添过任何麻烦!"刘秀萍带着些许骄傲的说道。
知道儿子即将高考,刘秀萍想见儿子又怕影响他复习,况且对于这个贫困家庭来说,往来大理几十元的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在采访结束时,她犹豫了很久才提出想给儿子带点吃的。为此,她把早晨赶集买来打算全家吃一周的猪肉几乎全放进了锅里。图为母亲刘翠萍给儿子准备的苦瓜炒肉片。
刘洪强吃着母亲炒的苦瓜肉片陷入沉默。今年19岁的刘洪强三年前以力角镇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大理民族中学。对于出身贫寒的他来说,来这里的"宏志班"就读不仅可免交学杂费。每月350元的生活补助更是十分重要的考量。
刘洪强站在教学楼六楼的窗前。他说自己在烦恼时最喜欢来这里欣赏窗外的城市。"望着窗外的高楼,觉得这就是好生活,上班之后要把妈妈接到这里来,让她得生活过得好一些。"
中午,刘洪强复习时实在顶不住困意,趴在书桌上小睡了一会儿。
在食堂打饭的刘洪强选了一碗素盖饭。"每天都要控制自己的花销,一天不能超过10块钱。"刘洪强每天最多只能吃一餐荤菜。唯一的一次例外发生在高三这年,刘洪强一个人跑到附近的超市,花29元买了半只烧鸡。"实在忍不住,太饿了,想吃肉。"
"5块一个鸡腿太贵了,如果降价到2-3块我还可以偶尔吃吃"。在这里读书,刘洪强可以免缴学杂费,每月还会得到350元左右的生活补助,家里也会给他2-300块。但对于19岁的小伙来说,除去买买辅导材料,这些钱还是得省着用。
刘洪强在学校宿舍里的床位。这是一间8人宿舍。校内更好的带独立卫生间的"标准宿舍"需要自费,而且需要缴纳数百元的押金。
晚上10点,"宏志班"141班仍在上晚自习。
晚自习课上,刘洪强为同桌讲解数学题。
晚上11点,位于宿舍楼的自习室里还亮着灯。这里专为熄灯后还想读书的学生准备,被戏称为"长明室"。
刘洪强展示刚领到的准考证。
刘洪强为高考准备的全部"装备"。
中午12点半,刘洪强在洗头。在这个每天最热的时段,他要让自己清醒一些。
下午5点,宏志班高考生刘洪强在宿舍楼的自习室里学习。
2013年8月6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刘洪强在市教育局提档案。今年高考他以总分579分考取了武汉理工大学汽车工程学院,这个成绩在云南省理科考生中排4810位。
2013年8月7日,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与母亲走在村间的小路上。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娘俩几次外出借钱都因家里没有土地可抵押而空手而归。
云南宾川县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在整理高中期间曾经用过的课本。
刘洪强的高中毕业证,在成绩栏里除了艺术与体育两项,他都得了"A"。
2013年8月7日,云南宾川县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在拆解一个父亲收购回来的稳压器。自上初中后,他就能独自把这些废旧电器里可以变卖的金属拆解出来。"冰箱、电视机、洗衣机,我都拆过,所以我物理实验做的特别好",刘洪强幽默地说。
2013年8月7日,刘洪强在帮父亲分类刚收购回来的啤酒瓶。他父亲在村里以为人老实出名,收了十几年废品从不缺斤短两,帮村民捎脚也不收分毫,大家也都会留着废品专等他来收。每天早出晚归赚个百十块是家里唯一的收入。
2013年8月7日,云南宾川县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与前来捐款的爱心人士子女在自己的奖状前合影。他品学兼优却家庭贫困的情况经一家媒体报道后,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很多爱心捐助者带着孩子来探望他,在捐资助学的同时,也期望子女在看到这一切后"有所启发"。
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在采摘自家院里种的桃子。"我家没啥东西可以招待大家,这些桃子都是没打过农药的,算是绿色食品吧。"
2013年8月7日,在刘洪强的请求下,一位捐资助学人士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我要记下每个好心人的电话,等我毕业有了能力就报答他们"。
2013年8月8日,在送走几批"爱心人士"后,刘洪强靠在屋外的墙上若有所思。突如其来的关注与捐赠让刘洪强有些难以适应。"我真怕自己上了大学后没这么好的成绩,我现在只想做个普通的农村学生",刘洪强这样向母亲倾诉。"没这么多人帮助你,上学的钱哪来?"刘秀萍的一句话让一家人的交谈陷入短暂的沉默。
2013年8月5日,云南省大理市下关镇,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咖啡厅,刘洪强与一位愿意资助他读完大学的爱心人士见面。因为是初次见面,他有些拘谨。
2013年8月6日,云南省大理市下关镇,刘洪强在阅读捐助协议。了解到刘洪强家的困境后,一位彝族爱心人士捐出2万元,委托当地一家媒体托管,以每月汇款的方式资助刘洪强上大学。
2013年8月6日,云南省大理市下关镇,刘洪强在捐助协议上摁下指印。签下这生平第一份合同后,刘洪强小声问记者: "如果我大学学习不好,这钱是不是要还?"
2013年8月6日,云南省大理市下关镇,20岁的刘洪强在试穿某流行品牌的T恤时显得很不好意思。一位彝族爱心人士在资助他2万元助学款后,看到洪强还穿着高中的校服,提出要带他去买一身"大人的衣服"。
2013年8月6日,大理市下关镇,20岁的刘洪强穿着刚买的t恤和短裤在某运动品牌专卖店里买鞋。在琳琅满目的货架前,他显得十分茫然。添置新衣服对刘洪强来说近乎是奢望,从小到大他都是几身校服轮着穿。在看到结帐总额后,他不安地问记者:"贫困学生可以穿成这样么?" 这个问题让记者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2013年8月8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在村后山上帮舅舅放羊。因为家里没有土地,他在村里只能靠给亲戚家帮忙或陪父亲拣垃圾贴补家用。
2013年8月9日,刘洪强在村边的河道里冲洗刚收购来的啤酒瓶。"上小学时我就来这里拣,近几年大家生活好了,找到饮料瓶、农药瓶之类值钱货容易多了",刘洪强这样说道。
2013年8月9日,刘洪强往摩托车上搬运一口废弃的铁锅。这些东西是镇政府得知他父亲靠收废品维持家计时,特意在食堂升级时留给他的。这一车废品在扣除本钱和油费后,大约可以赚20至40元。
刘洪强拆解一个废旧冰柜。拆开后他发现里面的蒸发器用的是铁管,"收这个冰箱算是赔了,如果是铜管就能卖近40块钱,铁管就只有几块",刘洪强一脸遗憾地说道。这几十块钱的差价几乎等于他们一家五口两、三天的开销。
刘洪强站在装满废品的三轮摩托车上。
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在调解两个小外甥女的纠纷。在俩孩子面前,他已经是位称职的舅舅。
2013年8月9日,刘洪强填写宾川慈善会的补助申请表。他品学兼优却家庭贫困的情况经媒体报道后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宾川县为刘家申请了3人,每人100元的低保。
出发去大学报道前,刘洪强用5块钱理了一次发。"剪短点,武汉理发贵!"他这样对理发师说道。
2013年8月31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收拾好为上大学准备的全部衣物。
2013年8月31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刘洪强向记者展示一堆可以兑奖的啤酒瓶盖。这些标有"再来半瓶"的盖子都是中奖者凑不齐一瓶而丢掉的。"收空瓶的时候偶尔能找到一个,我家啤酒都不用花钱买的。这些能换5瓶啤酒,正好够明天招待亲戚了",刘洪强俏皮地说。
2013年8月31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侄女捡到的一只折翼的雏燕让刘洪强突然间若有所思。
2013年9月1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母亲刘秀萍坐在一旁看着刘洪强打包被褥。她嘴里喃喃自语着,突然像要哭一样干嚎了几声,但眼泪终究还是被忍住了。听说武汉冬天湿冷,她特意将女儿离婚分家时带回的一条毛毯拿了出来。
2013年9月1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临行前夜,一家人在看电视。刘洪强剥了一个石榴递给母亲。但正在出神的母亲好一会才发觉。
2013年9月1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早上9点半,刘洪强的父母就开始准备中午的"欢送宴"。到时候会有七八个亲戚来,对于他家来说,这是个隆重的时刻。
2013年9月1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送行宴"前,刘洪强在处理刚宰杀的鸡。家犬大黄在远处直勾勾的盯着。刘洪强笑著说"大黄一年到头吃不到几顿油水,今天算是开洋荤了,吃一顿顶到过年!"
2013年9月1日,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力角镇张家村,几位亲戚凑了一桌菜为刘洪强送行。
一位老表递上了200元贺礼,刘洪强几番推辞后不得已收下了。
2013年9月2日,大理宾川力角镇张家村,即刻启程的刘洪强在父亲的三轮摩托上与表兄道别。但一旁的母亲刘秀萍自始至终都不敢上前拉下儿子的手。
刘洪强坐在父亲驾驶的三轮摩托上。随着轰隆的马达声,熟悉的小道、玉米地、葡萄园都渐渐在身后模糊。
汽车正要开动时,父亲追上来问刘洪强要不要给他的手机再充30块话费。
2013年9月3日,云南省昆明火车站,刘洪强拖着行李在显示屏上寻找候车室的编号。为了省钱他选择了硬座车票,所搭乘的K472次列车至武昌站需要行驶30小时。
云南省昆明火车站,刘洪强拖着行李奔走在站台上。
2013年9月4日凌晨2点多,K472次列车硬座车厢,第一次乘火车的刘洪强熬了近15个钟头后终于撑不住了。
2013年9月4日,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火车站,出站后的刘洪强在人群中搜寻前来接站的热心网友。他的情况被媒体刊登后,大理热心网友委托其在武汉的朋友前来接站。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火车站,前来接站的热心网友钟先生帮刘洪强分担行李。
2013年9月5日,武汉理工大学南湖教学区。刘洪强第一次步入校园前在校门口留影。为了这次留影,他特意换上了一套爱心助学人士送他的衣服。"我要把这张照片带给妈妈看"洪强说。
2013年9月7日,武汉理工大学南湖校区,刘洪强带着行李排队等候报道。未来四年他将就读于汽车工程学院。
2013年9月7日,武汉理工大学南湖校区,刘洪强在迎新"师哥"的带领下去财务处缴学费。经过大理州好心人的捐助,洪强基本解决了大学四年的学费问题。
2013年9月7日,武汉理工大学南湖校区,刘洪强在迎新"师哥"的帮助下领取被服。
2013年9月7日,分配到新寝室的刘洪强在铺床。
2013年9月7日,刘宏强在整理衣柜时抹了把汗。一切只能自己动手。
2013年9月7日,武汉理工大学南湖校区,刘宏强在新寝室里把这几天换下的衣服都洗了一遍。对于有六年住校经验的洪强来说,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既熟悉又陌生。
2013年9月7日,武汉理工大学南湖校区,收拾妥当的刘洪强在室里。两位室友随送学的父母去住宾馆。在大学寝室里度过的第一夜,对洪强来说有点寂寞。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展开更多]
相关内容
进入大学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