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是一张笑脸

2018-07-28 15:12:37 关注度

悉尼,2008年1月。中国正天寒地冻。华文报纸说,中国湖南遭受数十年不遇的冰冻。那里,是我的第一故乡。而我脚下踏着的土地,悉尼,乃热乎乎的夏季。
  
  这个夏天隔三岔五有雨,老牌悉尼人说,雨是上帝赠给澳洲人的最大福音。澳洲的干旱年年岁岁相似。今夏雨水滋润,悉尼的花草树木特茂盛,拈花惹草的鸟族也更兴奋。
  
  屋后有棵高高的桉树,每个清晨和傍晚,必有不下50只鸟聚首,叽叽喳喳没完。
  
  澳洲的鸟有些怪,乐于扎堆,热衷发言,还不爱分门第。雀,像麻雀但不是麻雀;鹦鹉,该养在闲人深闺的,在此沦为野鸟;乌鸦,势力最大,和中国的一般黑,但肥,人近不惊;另有斑鸠,鸽子……有事没事凑一块,喋喋不休。它们,与澳洲移民仿佛,来自世界各地,人种不同,语言有异,却和睦共处。
  
  澳洲的鸟族与人也有大不同,如,不爱置房产。没在澳洲见过一个鸟窝,我妈说:“它们晚上在哪睡呢?”更进一步担心,“要是生蛋,孵小鸟,怎么办?”我妈知鸟族居澳洲,衣食不愁,故从不过问鸟之吃喝,只牵挂它们的睡房和产房。
  
  值得庆幸,我妈很快忘了心底忧虑,说:“快听,小鸟在歌唱。”继而,指花草,指树木,说:“快看,花花在笑。”此时,我女儿朵朵正依偎在我妈怀里,随我妈的指示频频动耳,动眼。我妈的话没错,澳洲的草木皆好色,穿红着紫,开大大小小的花,日当午时分,花瓣尽情舒展,似笑脸绽放。
  
  接下来,我妈欣喜地告诉我女儿:“春天来啦。”
  
  我指正:“妈,您又错了,现在不是春天,是夏天。”
  
  我妈脸有愧色,更正:“朵朵,奶奶错了,不是春天,是夏天。”隔半日,又犯错。
  
  更正一千次后,我泄气,只好安慰自己说,我妈的话不算错。吾辈初读书,老师领我们唱歌:“春天来啦,百花开啦,小鸟在歌唱……”又进一步安慰自己说,我妈没得老年痴呆症,只是错把他乡当故乡。
  
  昨日晚上,全家坐沙发上看电视。女儿忽蹒跚着走近我,靠着我双膝,仰头,笑,指着自己的脸说:“爸爸,看,春天。”女儿生了8个牙齿,上下各4个,泛珍珠光泽,好看。
  
  我不懂。小女芳龄1岁3个月,所掌握的词汇据统计,约65个。我不懂她所言何意。
  
  女儿继续演出,小舌尖伸出红唇左右扫荡,发呜噜呜噜呜噜声。又笑,声音更大,咯咯咯咯咯。笑毕,再指自己的脸:“爸爸,看,春天。”
  
  妻坐我右侧,我扭头看妻,她正看我,四目相接,原本狐疑的眼神顷刻间洞明透彻,我们,不约而同读懂女儿的精彩演出。女儿是在写诗。
  
  若有选天下最年幼的诗人,我投女儿一票。她写的诗是:春天,就是像小鸟一样歌唱,还有欢笑。
  
  我妈比世上最小的诗人厉害,她是诗人的老师。
相关内容
进入故事汇编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