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经验

2018-08-02 15:02:36 关注度

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我闲荡到我家附近的一所美术专科学校。有一班儿童暑期美术班正在上课,学生大多是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孩子,老师正在教素描。我在窗外看得出神,回家就试着练习,没有石膏像可以写真临摹,就拿家中的实物替代。画得非常开心。以后每天准时去窗外旁听,终于被老师发现。老师知道我没钱缴学费,便允许我进教室“旁听”,还免费供应炭笔、画纸。我实在画得太快乐了,天天提前上课,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我画的这些画是不敢带回家的,相信父亲一定不会赞同。暑期结束了,老师告诉我,他愿意特别向校方推荐,让我免试入学。我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向父亲提出这样的要求。父亲的反应比我想像的还要激烈,他说:“我们家这么穷,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不是不知道,画家哪一个不是潦倒贫困的,难道你甘愿穷一辈子吗?”
  
  老师很同情我的处境,他说他小时候同样遭遇父母反对学画,被逼得离家出走,居然混上了一艘客轮,偷渡到日本,终于学成归国。他又说我很有天分,人的天分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递减,现在正是最好的入学年龄。
  
  老师很热心,他愿意到我家说服父亲,偏偏父亲是个极端固执的人。他们两人从争辩而争吵,最后是老师败北而去。伤心之余,我决定效法老师离家出走,偷渡到日本。这个想法幼稚之至,从不出门的我,走了三个街口,就茫然地坐在人行道的石阶上发呆。出走到哪里去呢?有很多大轮船的外滩吗?外滩又在哪儿呢?又如何混上轮船呢?
  
  天色渐暗,我瘦小的身子,被一只大手抓住领子直提起来。是又焦急又气愤的父亲找到了我。回家我受到了严厉的处罚。父亲有一把厚厚的红木戒尺,我每次犯错,或有功课不及格,都会被罚打手心,打三五下,手就肿起来。我常常伸出左手挨打,怕右手被打肿了,无法写字做功课或拿筷子。这一次,父亲太生气了,打了左手,又打右手,打了手心,再打手背,真是灾情惨重。在我父亲那一代,父亲是“严”父,绝对的权威,他们相信“不打不成器”,更相信“棒头出孝子”,他们愈打,做儿子的愈应感恩。并且,被打时,可以流泪,但不能出声,否则打得更重。那天,当他打累了,对我说随时可以再出走,只是他不会再来找我,我也休想再回去!我答应“悔过求新”,我答应不再学画,我答应参加普通初中的入学考试。
  
  一般小学生们大都做过“我的志愿”之类的作文题,大都胡说八道一番,或者说些老师、父母爱听的话。小学生,哪能有什么志愿可谈,但我在小学毕业那年,的的确确立志做个画家,甚至已经有个很好的机缘等待我去发展,但这个机缘却硬生生地被剥夺了!
  
  这是我第一次“失去”的经验,至今记忆犹新。
  
  我不觉得自己“很有绘画天分”,也许真的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天分递减。但一生中,一直很喜欢绘画。事业略有所成后,常去参观画展,尤其年轻画家的第一次个展。通常也会收藏一些他们的作品。自己当不成画家,何不多关注一些年轻的画家呢?也因此而结识好多画家,成为好友,分享他们的成功。“皇冠”新厦落成,大厅曾展出吴炫三最大的一幅油画杰作。“皇冠”画廊在十多年间,更举办过无数精彩的画展。
相关内容
进入故事汇编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

支付宝扫一扫每天领红包

或长按二维码,每天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