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那座山

2018-08-07 14:54:08 关注度

生长在大山里,我自以为对山最为了解。常常与人炫耀:我是大山的儿子!
  
  很小的时候,想象着,上到屋后的那座山顶,就到天上了。上山的石阶就是上天的梯子。
  
  稍长大点了,跟父亲一起上山砍柴,登临山顶,我发现离天还那么遥远。层层叠叠的大山一眼也望不到尽头。我问父亲,山那边的那边是不是天?父亲说,等你长大了走出大山就知道了。读书的时候,老师常对我们说,要翻过秦岭,走出潼关。意思是考上更好的学校,走出大山,走向大世界。
  
  最终,我没能走出大山,走向大世界。在山里上学,劳动,工作。从这个山沟到那个山沟,始终围绕山转,与大山为伍。后来虽然进了小城,还是一座山城。
  
  也曾有过“出山”的念头,突然一个臆想,悄悄地背井离乡。在繁华的大都市里,我颠沛流离,处处碰壁,头破血流。在一个天桥上,万念俱灰的我,看到白驹过隙般的人流,我问自己:你从哪里来?这时,我才知道,长安虽好,不是久留之地。山里,才是我的宿命。于是,我去了离天最近的地方——西藏。我要让心灵在那里得到一次洗礼。
  
  在海拔4300多米的羊八井,我喘着气,拒绝了吸氧。那一刻,压抑的心,放飞了。
  
  旅馆里,我遇到一位来自香港的登山家阿毛。由于常年栉风沐雨,受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他面如古铜,说话时总露出8颗洁白的大门牙。原来他和队友们攀登珠穆朗玛峰,两星期前就在一级营地等待好天气准备冲顶。结果十几天过去了,没有一天的好天气,弹尽粮绝,只好撤下来。他们在羊八井稍作修整,等天气好了再去冲顶。
  
  我问阿毛,你们以登山为职业的人整天风餐露宿,像个苦行僧,到底图的什么?他反问我,你说呢?
  
  我当然不能理解。他不正面回答,却讲了他的经历。他是职业登山者,攀登过世界上好多8000米以上的高峰。他说,最感动的不是登顶的那一刻,而是回到家里,见到亲人的第一眼。当你能活着回来就是一种胜利。第一件事就是关上门,美美地睡上几天几夜,像过电影似的回味爬山过程中那些细节,还有沿路的风景。感觉,最美好。
  
  阿毛的话,让我对山有了更深的感悟。在那些耸入云端的高山上,是不适宜人类生存的。顶多只是短暂的停留。你永远也无法征服它们。当你虔诚问鼎它时,山会告诉你好多你所不知道的道理。帮你从更高的角度认识这个世界。然后你还是得下山,过着你的平常日子。
  
  第二天,我打起背包离开了西藏。回到我生活的原点,重新开始那种平淡的生活。山,以广阔的胸怀接纳了一颗背叛的灵魂。像一个父亲包容一个一度迷失自己的孩子。
  
  高山经历了最残酷的折叠,也赢得了最高耸的荣誉。它有诞生也有消亡,它将被飓风抚平,它将被酸雨冲刷,它将把溃败的肌体化做肥沃的土地,它将在柔和的平坦中温习伟大。
  
  一座山,因为它宏大,故称大山;一座山,因为它高耸,才叫高山。山,让我们永远以谦逊和恭敬的姿态——高山仰止。山,让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物必须仰视。
  
  说征服高山是在自欺欺人,只有狂妄自大的人才会口出狂言。只能说明你的浅薄,你的短见。真正的高山是不可能被征服的。只不过仁厚的大山宽容地接纳了登山者,能在它头顶作片刻的歇息;也是大山给你一窥真颜的恩赐。
  
  不亢不卑的大山,用大智慧,大仁爱,大包容,大坚忍淬砺着自己,却净化着我们的身心。我喜欢山。在大山的面前我永远虔诚地膜拜,一路朝圣。
相关内容
进入故事汇编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

支付宝扫一扫每天领红包

或长按二维码,每天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