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低碳

2018-08-10 14:59:36 关注度

我极少把自己扯进这个族那个族,除了汉族以外,我不承认我还是别的什么族,当然,我说的不是民族问题,我说的是时下流行的各种细化的人群分类方式,比如御宅族、暴走族、考碗族、捏捏族……虽然曾经被归类为月光族,也差点就成为了啃老族,其实也确实算得上熬熬族,但我对这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新兴族群十分警惕,也见识过不少叶公好龙装模作样的家伙,生怕老大不小再附庸风雅或者故作姿态进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族。我第一次心动想加入某个族群,便是听起来非常引人入胜的——乐活族。
  
  “健康、快乐,环保、可持续”,前两点我天生做得到,后两点我也没诚心破坏过。我不吸烟、不喝酒、不开车、不打高尔夫、不乱扔电池……我不做的事还有很多。我从来坚持纸张双面打印,主要是在单位培养的良好习惯;我不攒够一堆衣服不开洗衣机,当然跟懒惰不无关系;我上超市从来不买塑料袋,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觉得不划算;我鲜少开空调,除了减排,也因为开了就觉得不舒服。但是不管怎么说,尽管有些并不是十分主观的原因,我还是勉强算得上低碳环保的。我对自己的优点总是如数家珍,记得一清二楚,多年来靠表扬与自我表扬乐呵呵走着人生路。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对于几乎算得上清规戒律的低碳原则,还是有意无意地破坏过。我从来没有打过更,却习惯了晚睡,白天经常发呆,晚上精神抖擞点灯工作;我热爱买衣服,所谓不必要的衣服,简直比必要的还多;我本来想自夸最近喜欢网上购物,减少了交通出行,却发现少上网少费电也是低碳原则。我以为我多少还是沾着低碳的边的,却终于碰到了一个身体力行的低碳痴迷者,被踢出革命队伍了。
  
  话说那位严于律己也并没宽以待人的低碳先锋是我同学的先生。此君原本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广播电视新闻工作者,却在悲剧地被查出了脂肪肝后洗心革面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草食环保者。我去他家也就是他媳妇家吃饭,他严防死守不许媳妇把洗菜的水流开大,让等饭的大伙怀疑水滴石穿洗菜何时休。终于吃上了,这位仁兄又痛心疾首给大家讲解动物们临死的痛苦以及食肉对人的伤害,害得我们适得其反生出把他吃掉图个清静的吃人念头。饭毕,他用心良苦劝我改骑自行车上班,宏观上伟大的理由是环保,私下的理由听来也设身处地为我盘算过——不仅不必操心油价,还可一箭双雕控制体重,既省钱又塑形,好像便宜都让我占了。待我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地回复他,我家住通州,坐从不堵车的地铁,上班还需50分钟,他不仅没觉得自己很荒诞,还继续自说自话。不刮风下雨还是没问题的,他如是说。我差点就被感动了,他多么爱地球啊,但是为啥他的前提是不管我死活,把我搭上,连公共交通工具都不让坐呢。先不说地铁50分钟的道路,我要骑着自行车经过多少红灯停绿灯行,单说说那些狼烟四起的尾气,我就条件反射地咳嗽了。为了不伤害他坚持低碳,坚持宣讲低碳的感人生活态度,我只能也顺着他的思路说——尾气太猖獗了,我吸多了还得住院,要是手术的话,貌似无影灯也挺费电,我不该给医院添麻烦。
  
  我没夸大什么,也不是在描述哪个特殊的人,这样的低碳先锋一年也认识了两个三个。他们都是执著的,可爱的,对环保节能造福子孙也的确苍天可表,甚至我回想起他们一往情深爱环境的样子,都不得不承认,他们都做到了“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但是,我还要加一句,他们也是有点矫枉过正的人。一个国家的环境,不可能靠个别人的自我沉溺完成。
  
  是的,全世界的气候都变得越来越古怪,我们的生存和健康都面临着挑战。如果依然熟视无睹地消耗这个排放那个,人类必然自取其辱甚至自取灭亡,那些灾难电影里的特效可能真会排山倒海扑面而来。其实,我们已经到了必须低碳的时刻。但好在,低碳并不是痛苦的。低碳生活,其实也是一种良善的生活态度,面对这个给了我们很多恩惠的世界,我们应该从一点一滴做起,安分守己知恩图报。对先人,对后者,也算是有个说得过去的交代。于自己,持之以恒的、简朴的生活方式,或许会促进我们对于生活的觉醒和认知。知性和灵性,都可能因此有幽深和阔大的空间。低碳生活,会从一些被忽略的层面开启心智,让我们更好地积蓄生命的能量,在节制的、理性的、良性的进程中,一点一点体会生命的尊贵和雍容,让平常岁月散发出宁静、优雅的光芒。
相关内容
进入故事汇编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

支付宝扫一扫每天领红包

或长按二维码,每天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