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螃蟹腿

2018-08-16 15:07:30 关注度

画上的小老鼠,乐不可支,手舞足蹈(确切地说应是爪舞爪蹈)。何以如此?毫无疑义是因了嘴里叼着的那物儿。是什么物儿?看不分明。且别着急耐心往下看,一盏灯烛,一盘螃蟹,酒壶酒杯,还有喝酒人啃过的螃蟹腿。哇哈,明白了,老鼠叼的就是螃蟹腿。螃蟹腿既已被人啃过,已是无肉的空壳儿了。这老鼠不去问津于盘中的肥硕螃蟹,叼住空壳儿却如获至宝,一看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偷嘴吃的小老鼠。这小老鼠傻得好玩不好玩?反正是我看了又笑,笑了又看。
  
  人言作画贵在画龙点睛。既是“点睛”,就不能任意撒网,到处着力,而是寸铁杀人,直中要害。白石老人一眼看准了空壳螃蟹腿,轻轻一“点”,一击而中,立即谐趣盎然。这么说未免隔靴搔痒。试再脱下“靴”看,人言作画贵有童心童趣。有童心,物物无不可亲。有童趣,则无往而不趣。“趣画”始于“趣眼”,即使空壳螃蟹腿,亦能点铁成金。这似乎言之中的了。然而趣有雅俗之分、正邪之辨,又当何以解之?
  
  且看画幅一隅,题有“八十七岁白石老人”,亦可启人以思,年事已高,已是历尽寒暑,勘破尘嚣,“自有心胸甲天下”(白石诗)。这八字道出的消息,使我们认识到唯老人之睿智与孩童之天真合二而一的眼睛方可一眼看中那空壳螃蟹腿,也唯独如此,笔墨才庶几技进于道。  
相关内容
进入故事汇编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